十里山河

论一朵荷叶的自我修养

今日分的沙雕已经参上。

私设良多,ooc算我的,颜值算他们的!来自莲花池中一朵荷叶的自我描述:我太难了,我真的太难了。

————

我是一朵荷叶精,是的,没错,是你想的那种绿油油的那种。我感觉最近,我可能得罪了霉神,导致处处倒霉,而这个灾祸的根源,可能就是来自于我前天收的个小弟,我以我的人格担保,如果不是那个不长眼的把它放在我身边,我是绝对不会去管它的……

本来我一朵荷叶静静躺在水中央,没人来管我,偶尔听听岸上的人讲的故事,小日子过的一帆风顺,还差一点点就可以成人了!这绝壁是我最骄傲的事情,妈妈呀,你儿子我出息了!

但是就在那月黑风高的一天,我刚听岸上的人说王上被带了顶绿帽,还在那边八卦着呢,就见一个姑娘在岸边摆上一排蜡烛,还在想是不是什么活动?下一秒我的耳朵便受到了冲击……

我严重怀疑这宫中的人神智都不对,大半夜的你一个姑娘家家的,你跑来河边摆上排蜡烛,念啥呢?要念也要念好听点啊,这听都听不懂!然后我小弟就被你放在了我旁边……是的,没错,他真的是被放进去的!妈呀,我旁边有只现成的莲花精!

秉着看过大世面的心态,我看稳住了,自己差点被吓翻的叶子,正定,都是千年的荷叶了,玩不了聊斋的。于是……我刚想去看我小弟长啥样,就听见了,远处的水声,哦呵,好死不死居然有人来游船!看着方向似乎是冲我来的,可就在我来不及拽着浮根冲出围攻的时候,那艘船突然掉转了方向!加快了速度,一下子把我压在了船底……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凉凉了。

然后我就感觉到了身边的水面一阵波动,吓得我抱紧了浮根,妈呀,我还不想死!但是很快,水面便平静了下来,船也走远了,大难不死的我松开了手中的浮根,刚想跟小弟谈谈心得,结果转头一看——闹鬼啊,我小弟呢?我白白的小弟不见了!

我是荷叶,今天也是充满了淡淡忧伤的一天。

我以为自从小弟的事情过去后,我可以恢复自己的荷叶生涯,但是天不随人愿,是的没错,那时从我绿脸上碾过去的船,又来了,这次还多了一个人!但是看他们的路线并不关我的事,当我放下心的时候。那船又转头了……它怎么又转头啊!看来这次真的要凉凉了,天要亡我啊!

然后我再次被压在了船底,我以为这艘船会像上次那样很快离开,但是……这次它停留的时间也太长了,还在动,还在动!你动的能不能轻点!我的脸都要被磨破了!将来我还怎么找媳妇啊!而且为啥我感觉岸上也有人呢?眼神有点凉飕飕的……

但是也是从那天开始,似乎出了什么事情,再也没有人来打理这座池塘了,岸上也没有太多人走动,身在水中也没打听到什么事情,好像是宫中出了事情,王后和一名乐师死了,虽然并不关我的事,但是总感觉,之前来的那艘船不会再有人踏上去了,日子应该会平静很多吧……对吗?

自心(续四)

我死也想不到,我今天居然会连更!上头cp果然令人上头,明天上课中的我肯定会忍不住笑的,这应该是最后一篇了,我真的要管不住自己的手。😂

私设良多,ooc算我的,颜值一定算他们的!宫女视角,文笔越来越渣预警!!!!一篇写的比一篇潦草,自己都快看不下去了,但虐够了,我也该来撒糖了~

@夏宛·艾安 答应你的,一定会叫你!

————

要说这座宫殿中最大的禁忌是什么,那么在我进宫前一定是一年前那场被人百般猜疑的宫宴,想当初我也是抱着好奇的心思,才进宫当奴婢的,可是现在……我似乎赔本了,事情没有调查到,我反而为了cp每日奋斗,思至此处,我不禁留下一横眼泪,提笔继续。

在入宫的第一天,接待我的人便告诉我,西面那坐阁楼,皇宫中心的莲花池,这两个地方不能靠近,若陛下不在还好,但若陛下在小命不保都有可能,靠近了也不能逗留得赶紧离开,当时我总有一种感觉,那两处地方是我调查真相的开始。

陛下总是很忙,朝堂上的大小事,边境的战事,每一件事都拿出来能令人头疼,进宫也将近半年了,我都快和御膳房的人打好了关系,可依旧未能见着王上一面,这倒让我起了几分好奇,听人说王上每天都会去西边的阁楼看看,于是,胆大包天(色胆包天)的我一定要去一探究竟。

但是现在想想那全是套路, 如果那天我没有因为好奇心而走进去,我现在也不至于每天都被我的cp甜到狂流鼻血。

“咯吱”门被推开的声音着实吓了我一跳,入宫那天警告的话语还徘徊在耳边,心里没来由的害怕了起来,“有人来了?”一个清澈的声音在我耳边炸开,我立马想转头就跑,可脚还没跨出门栏,便一把被人拽着衣领子退了回去。“不要杀我,不要杀我!我才刚入宫一年,我还没挖到八卦,我不想死!”未能看清拉我人的面容,我便吓得抱头直呼,“哈哈,宫中的人都跟你一般有趣吗?”是跟之前一样的声音,我渐渐抬头,便看到了一个人半蹲在我的面前,姣好的面容上满是笑容,见我抬头他也站了起来,伸手给我。“起来吧,地上凉。”在他的笑容中,我似是鬼迷心窍,顺着他的手站了起来,可在站起来的那一刻我瞬间撤回了手,“你的手好凉。”“也许因为我体质不跟你们一样吧,所以有点凉。”

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带着薄怒的声音从后方传出,我向后一看,差点吓得当场魂飞魄散,“王……王上!”当即立断,我立马行礼,直视王上尊容是要下死罪的。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王上走到了那人的面前,语气似比刚才轻柔了些。“她不小心走进来了,小丫头蒙蒙撞撞的,宫中的人都像她那么有趣吗?”听着语气我吓了一跳,暗自揣测那人的身份,在王上面前不行礼还口无遮拦,怕是曾经的皇后都没这样子过吧。

“你先下去吧。”还未等我细想,王上便挥挥手让我下去,直到关好门,我还心有余悸,擦了擦额头的冷汗,确保自己的头还在脖子上,我居然就这么的安全的走出来了,上天显灵……

自从那天以后,我经常会被传唤到阁楼里去,给那个人讲故事,从他的口中我也知道了很多宫中的秘密,在阁楼的时间里,能见到王上的次数简直大大增加,一开始还有点惊恐,但是后来也发现王上并不如大家口中的那么可怕,甚至他还有点孤单,但是那个人一直陪在他的身边,他也不会孤单啦!

现在的我每天就在宫中吃粮,听故事,感觉他们两个走下去,也许这就是常人所说的幸福吧!

自心(续三)

我要使劲吹爆mv,要是能出个电视剧的话,砸锅卖铁也得追!今天晚上要出去吃饭,所以就早点肝出来了,差不多就要结束了,大概会在有一篇复活以后的故事。

私设良多,ooc算我的,颜值算他们的!小莲花视角。

————

捂热一个人的心,要有多久?一周,一个月,还是一年?但若是捂热一个帝王的心呢?那又需要多久?一辈子?可在他的生命里我出现的光阴也只不过是短短一年左右罢了,而他又会将我记在心里多久?亦或时早已将我遗忘?

月下莲花池初遇,是他将我带回了宫殿,谁先动的心恐是早已说不清。被他抱在怀里,我能深刻的感受到隔着衣物传来的温暖,他略显惊慌的心情,虽然很疑惑,但那个时刻的我是真正开心的,空白的记忆让我将全部的信任寄托于你,而他却又那么的令我倍感欢喜。

之后的一切好像已经被排练过了千百遍一样顺畅, 他将我安置在一个小偏殿,让我不要乱跑,虽然心中充满了疑惑,但是我还是选择相信,他又怎么会害我呢,是吧……

一片空白的记忆,让我更加追求于安全感,可是每次只有远观他在殿堂上威严的样子我才能感到那是真实的,而拥抱的时候我却只能感到无尽的空虚,到底什么才是真?什么才是假?我只能永远远远的看着他吗?

宫中的闲言碎语自是不少,我也并非一无所知,我知道他有个王后,我也听见过不少他与王后的事情,我也更是听过宫中人对我的出现怀有的猜测以及质疑,这也让我更加的不安,我怕总有一天,我会被抛弃,会被他遗忘,想不起来从前的事情,这让我很焦虑。

“我爱你。”我不止一次这样对他说过,但是他从没有回答过我,他每次只会把我抱入怀里,摸着我的头发叹气,日子长了,我也不再说了,因为我不知道我究竟是说给那人听,还是说给我自己听,就好像那句话只是为了埋补我心中的恐慌,在自欺欺人罢了,何时那人才可以给我回应?

渐渐地,我好像更加贪心于他的温暖,事务繁忙的他也只会在夜晚来寻我,我想占据他的每一秒时间,想要他一直陪在我的身边,想要剥夺他的全部心神,可是在早晨他离开的时候,我只会拉着那人的衣袖,可这并不能留下他,在他的心里,有天下,有国家,却唯独没有我。

在王后来寻我的时候,我的心却没来由地害怕了,仿佛有人要撕开这温馨的生活,将血淋淋的真相,被掩盖住的事实,一条一条地放在我面前,两块玉佩重合的一瞬间,我想起来了。但那还不如不想,两份感情的重量,压着我的心几乎喘不上气,一份是从小的爱恋,一份是失忆时极力追求的温暖,我的心就像是被撕成了两半,爱和不爱在此时是多么的难以抉择。

也是从那天起,他好像也知道了什么,我们两人之间的间隙也越裂越大,在那次宫宴上,我冒着求死的心,来为他奏乐,我害怕在他的脸上看见冷漠,于是我戴上了面具,可这并没有用,他的视线如影随形,仿佛看见我的内心所想。

后来的一切便脱离了控制,在他抽出剑砍向王后时,我只想着不能让她死,虽然她还是受伤了,但总比丧命好。但是他那把剑抵上我的脖子时,我有委屈有惊讶,但唯独缺少了害怕,我不怕死,我只怕的是被时间和他遗望。我也没想到王后竟然会去刺杀他,这是多么胆大的一个行为,可就在那一瞬间,来不及躲避,我只能将身子挡在他身前,痛是真的痛,可是要让我看着他死,我做不到。

在倒下去的那一刻,我依旧能感觉到他的温度,能感觉到他的颤抖,也许是已经死过一次的原因吧,我的体温一向偏低,对于其他的感觉也比常人较低,可现在明明是夏季却也感觉到了刺骨寒冷,张了张嘴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看着那人不可置信的面孔,我在心里笑了笑,也许……他也是爱过我的吧。这样也好,至少他能把我记的牢一点,没那么容易遗忘。

若是,还有下辈子的话,让我先遇见你,好吗?


自心(续二)

这段mv真的很上头诶,我已经重复刷了很多遍,只可惜写文的太太太少了,大家看看这个圈子!还有,小莲花的颜值真的很好!!

私设众多,ooc算我的,颜值算他们的!王上视角,渣渣文笔急速预警!!!夜晚瞎摸的激情产物(也许还会出个小莲花视角的)

————

身为一个帝王野心能有多大,这颗心装得下满天下的城池,装得下辽阔无际的原野,装的下太平盛世,万千繁荣。可就算获得了,又有什么用?夜静之时,也只能独自醉酒消愁,人活一世,万千不如意,千百不顺心,等一头白发之时,似乎还能回想起以前的年轻时光,却也只能自嘲一句:世事无常……

“陛下……”“先下去吧,我自己来。”挥手让下人们退下,登上了那艘小船。自他走后,再也没有一个人来过这座湖,他成了宫中最大的禁忌,从心而言,我还是希望有人可以说说他。时间是一个磨人的利器,一年的光阴也只能让我一遍一遍的回忆他的模样,他的每一个笑容,对我来说都数若珍宝,可总有一天,我会遗忘,忘记他生活过的点点滴滴,宫中再也没有他的踪迹可寻。

泛舟湖上,月下的莲花池仿佛被遮掩上了一层朦胧的面纱,我不禁想起一年前也是此情此景,大好月色之下,一场孽缘也从此开始,帝王心深不可测,有时就连帝王自己也会不禁猜测,我是恨他还是爱他?亦或是都有?

恨他?恨他为何要与王后有情,恨他为何不肯告诉自己,亦或是恨他为何将自己的心夺走,却至死也不肯归还。爱他?怎么可能不爱他,我爱他每一个笑容,爱他说的每一句话,爱他情动时泛红的眼角,爱他的一切。

小船一路划到了湖中央,在这里可以看到满池的莲花,美不胜收,但是却再也没有那熟悉的一株,没有那属于自己的一株……也许是时候去找她了,既然能复活一次,为何不能有第二次呢?

王宫之中最偏西的一座破败宫殿,里面关着的是刻骨铭心却不愿回想的往事,也是余生以后唯一的希望,“我问你,你还是不愿意复活他吗?”同床三年的夫妻,再见时心中却再也没有了爱惜之情,遗留下的只有对她能力的最后一丝希望,曾经风华无双的王后,如今却只能跪坐在破败的厅堂之中,一年以来的囚禁与折磨,已经让她变得看不出之前的美艳,只是那双眸子里的恨意依旧触目惊心,“陛下现在想来求我了?哈哈哈,妾身说过了,复活之术只可以用一次,一个人死了两次了,还有可能活回来吗?”在她面前蹲了下来,注视着曾经熟悉的面孔,但是那张脸上现在只剩下接近疯狂的嘲弄以及怨恨,“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那么恨我。”

“哈哈哈,陛下的心当真是有温度吗?若不是你,我和他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?天人永隔?一切都是因你而起,你本就不应该出现在我们两个人之间!”怨毒话语似针一般落在心上,微小却疼的让人忍不住蜷起身子,全身上下的细胞都似乎在叫嚷着让自己逃离这里,但是她说的又有什么错呢?本就是自己招惹上了这段情罢了,支起身,“明天我会再来,不管你是真的有办法,还是真的没有办法,我的坚持是不会变的。”

“!”睡梦中惊坐起,挥手让听见动静进来的奴婢下去,额头上的冷汗止不住的向下流,梦见了,这一年以来他从不曾出现在我的梦里,像是已经不再执着于这段感情的结果,徒留自己一人不舍,一年前的宫宴上,看着那人的笑容,感受着渐渐冷却的温度,那是怎样的一种令人窒息的惊恐?至今不愿回忆。

“你可知我真的爱你?”这句话始终未能说出口,帝王本就无心,可是如今却为一名乐师动心,这本就是大忌,可又有谁能去理解呢?犹记那人不止一次问:你的心什么时候能打开来,让我进去看看?明明是调笑的语气,却依旧能让人看见他那双绝美的眼睛中,泛出的苦涩,而自己只能将人拥入怀里,沉默不语。在自己看来也许那是一种保护,却不知道那才是真正让两人之间发生间隙的原因。

若当初未能相识,自己未能登上王位,依旧做那自由散漫的王爷那有多好?但是恐是这辈子都不能与他有任何交集了……“呵。”心中忽然一痛,夜晚漫长,却再也无法入睡。

“陛下!王后她跑了!留下一封书信,说让您前往莲花湖去看看。”听见这话,心中涌起的期待与狂喜只能让自己哑口无言,丢下手中还未批改完的文案,向莲花湖方向跑去,若真的是你,那我一定要将未尽之言,悉数说给你听……


自心(续)

我终究还是对mv下手了……越南的这段mv真的刷新了我对越南的一切认知,真的很推荐大家去看!!!!哔站上视频基本上都打上了码,要看高清无删减的可以去微博。

私设良多,王后视角,ooc算我的,颜值算他们的!渣渣文笔严重预警,随缘出后续吧……

————

自古以来,深宫之中究竟埋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,这一袭后位,我想来至今也是一个笑话罢了,直至今日,当年那事,所知晓的人,恐如今只剩下我与他了……

“我再问你最后一次,你可不可以复活他。”惯坐于去位之上的人和曾如此低声下气过?或许在此之前,我也许会故作关心吧。但是此时若是可以,我只想仰天长笑,何时玩弄人心于鼓掌之间的人也会有如此不安的一天,这段感情里三个人纠葛太多,一时之间倒也记不起是谁欠的谁,“陛下当真是说笑,纵然妾身的巫术再怎么高明,也不可能复活一个已经死了两次的人。”

复活?我当然可以,只要我想,我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我都行,但是我不那么做,我得不到的,凭什么你就可以?

“你没有可以商量的余地,我不是在要求你,而是在命令你。”听听,多么刺耳的话,明明已经克制不住全身颤抖,却依然要保持自己的帝王风范吗?帝王的感情,何曾有人真正能将它窥视。“妾身说了,真做不

到。”

望着人离去的背影,我也许应该开怀大笑,甚至出言嘲讽,因为我知道他不敢对我下手,他只要还有一丝的希望,他就会留着我一条命,来复活那位心上人……但是我没有,我只觉得自己的心好似当初知道了他们之间感情那般痛如刀绞。

自从入宫以来,仿佛一切事情都出乎了意料,同床三年的夫妻也终究抵不过帝王家的心,只是那颗心真的有爱?就算有,恐怕也是不为人知。就如那人死前所说:我们之间隔得不是一扇锁上的门,而是你不愿意去相信,不愿意去探究,不愿意去听我作解释的心,帝王的心到底有多深?虽然轻微,但是我依旧听见了那一句回复:深到有你一个足矣。想想也是可笑啊。

一年前的那场宴席,我刺杀帝王未果,身受重伤,却依旧能看到那人如雪的白发,鲜血溅洒到了那上面,如同白雪地里盛开的梅花,傲然却刺骨的冷,一向行不动神色的王,却放声痛哭,这场爱情终究以死亡收场作序。

苦涩烦躁的咒语从口中念出,又重新被雕琢的水晶莲花上仅供着一只莲花簪,那是王之前为他戴上的,有他最后一丝的生气,将莲花重新放入池中,看着新生出来依旧含苞的花,也许这是我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。往事已成云烟,若你们有缘,那自是最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