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里山河

自心(续三)

我要使劲吹爆mv,要是能出个电视剧的话,砸锅卖铁也得追!今天晚上要出去吃饭,所以就早点肝出来了,差不多就要结束了,大概会在有一篇复活以后的故事。

私设良多,ooc算我的,颜值算他们的!小莲花视角。

————

捂热一个人的心,要有多久?一周,一个月,还是一年?但若是捂热一个帝王的心呢?那又需要多久?一辈子?可在他的生命里我出现的光阴也只不过是短短一年左右罢了,而他又会将我记在心里多久?亦或时早已将我遗忘?

月下莲花池初遇,是他将我带回了宫殿,谁先动的心恐是早已说不清。被他抱在怀里,我能深刻的感受到隔着衣物传来的温暖,他略显惊慌的心情,虽然很疑惑,但那个时刻的我是真正开心的,空白的记忆让我将全部的信任寄托于你,而他却又那么的令我倍感欢喜。

之后的一切好像已经被排练过了千百遍一样顺畅, 他将我安置在一个小偏殿,让我不要乱跑,虽然心中充满了疑惑,但是我还是选择相信,他又怎么会害我呢,是吧……

一片空白的记忆,让我更加追求于安全感,可是每次只有远观他在殿堂上威严的样子我才能感到那是真实的,而拥抱的时候我却只能感到无尽的空虚,到底什么才是真?什么才是假?我只能永远远远的看着他吗?

宫中的闲言碎语自是不少,我也并非一无所知,我知道他有个王后,我也听见过不少他与王后的事情,我也更是听过宫中人对我的出现怀有的猜测以及质疑,这也让我更加的不安,我怕总有一天,我会被抛弃,会被他遗忘,想不起来从前的事情,这让我很焦虑。

“我爱你。”我不止一次这样对他说过,但是他从没有回答过我,他每次只会把我抱入怀里,摸着我的头发叹气,日子长了,我也不再说了,因为我不知道我究竟是说给那人听,还是说给我自己听,就好像那句话只是为了埋补我心中的恐慌,在自欺欺人罢了,何时那人才可以给我回应?

渐渐地,我好像更加贪心于他的温暖,事务繁忙的他也只会在夜晚来寻我,我想占据他的每一秒时间,想要他一直陪在我的身边,想要剥夺他的全部心神,可是在早晨他离开的时候,我只会拉着那人的衣袖,可这并不能留下他,在他的心里,有天下,有国家,却唯独没有我。

在王后来寻我的时候,我的心却没来由地害怕了,仿佛有人要撕开这温馨的生活,将血淋淋的真相,被掩盖住的事实,一条一条地放在我面前,两块玉佩重合的一瞬间,我想起来了。但那还不如不想,两份感情的重量,压着我的心几乎喘不上气,一份是从小的爱恋,一份是失忆时极力追求的温暖,我的心就像是被撕成了两半,爱和不爱在此时是多么的难以抉择。

也是从那天起,他好像也知道了什么,我们两人之间的间隙也越裂越大,在那次宫宴上,我冒着求死的心,来为他奏乐,我害怕在他的脸上看见冷漠,于是我戴上了面具,可这并没有用,他的视线如影随形,仿佛看见我的内心所想。

后来的一切便脱离了控制,在他抽出剑砍向王后时,我只想着不能让她死,虽然她还是受伤了,但总比丧命好。但是他那把剑抵上我的脖子时,我有委屈有惊讶,但唯独缺少了害怕,我不怕死,我只怕的是被时间和他遗望。我也没想到王后竟然会去刺杀他,这是多么胆大的一个行为,可就在那一瞬间,来不及躲避,我只能将身子挡在他身前,痛是真的痛,可是要让我看着他死,我做不到。

在倒下去的那一刻,我依旧能感觉到他的温度,能感觉到他的颤抖,也许是已经死过一次的原因吧,我的体温一向偏低,对于其他的感觉也比常人较低,可现在明明是夏季却也感觉到了刺骨寒冷,张了张嘴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看着那人不可置信的面孔,我在心里笑了笑,也许……他也是爱过我的吧。这样也好,至少他能把我记的牢一点,没那么容易遗忘。

若是,还有下辈子的话,让我先遇见你,好吗?


评论(6)

热度(10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