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里山河

自心(续二)

这段mv真的很上头诶,我已经重复刷了很多遍,只可惜写文的太太太少了,大家看看这个圈子!还有,小莲花的颜值真的很好!!

私设众多,ooc算我的,颜值算他们的!王上视角,渣渣文笔急速预警!!!夜晚瞎摸的激情产物(也许还会出个小莲花视角的)

————

身为一个帝王野心能有多大,这颗心装得下满天下的城池,装得下辽阔无际的原野,装的下太平盛世,万千繁荣。可就算获得了,又有什么用?夜静之时,也只能独自醉酒消愁,人活一世,万千不如意,千百不顺心,等一头白发之时,似乎还能回想起以前的年轻时光,却也只能自嘲一句:世事无常……

“陛下……”“先下去吧,我自己来。”挥手让下人们退下,登上了那艘小船。自他走后,再也没有一个人来过这座湖,他成了宫中最大的禁忌,从心而言,我还是希望有人可以说说他。时间是一个磨人的利器,一年的光阴也只能让我一遍一遍的回忆他的模样,他的每一个笑容,对我来说都数若珍宝,可总有一天,我会遗忘,忘记他生活过的点点滴滴,宫中再也没有他的踪迹可寻。

泛舟湖上,月下的莲花池仿佛被遮掩上了一层朦胧的面纱,我不禁想起一年前也是此情此景,大好月色之下,一场孽缘也从此开始,帝王心深不可测,有时就连帝王自己也会不禁猜测,我是恨他还是爱他?亦或是都有?

恨他?恨他为何要与王后有情,恨他为何不肯告诉自己,亦或是恨他为何将自己的心夺走,却至死也不肯归还。爱他?怎么可能不爱他,我爱他每一个笑容,爱他说的每一句话,爱他情动时泛红的眼角,爱他的一切。

小船一路划到了湖中央,在这里可以看到满池的莲花,美不胜收,但是却再也没有那熟悉的一株,没有那属于自己的一株……也许是时候去找她了,既然能复活一次,为何不能有第二次呢?

王宫之中最偏西的一座破败宫殿,里面关着的是刻骨铭心却不愿回想的往事,也是余生以后唯一的希望,“我问你,你还是不愿意复活他吗?”同床三年的夫妻,再见时心中却再也没有了爱惜之情,遗留下的只有对她能力的最后一丝希望,曾经风华无双的王后,如今却只能跪坐在破败的厅堂之中,一年以来的囚禁与折磨,已经让她变得看不出之前的美艳,只是那双眸子里的恨意依旧触目惊心,“陛下现在想来求我了?哈哈哈,妾身说过了,复活之术只可以用一次,一个人死了两次了,还有可能活回来吗?”在她面前蹲了下来,注视着曾经熟悉的面孔,但是那张脸上现在只剩下接近疯狂的嘲弄以及怨恨,“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那么恨我。”

“哈哈哈,陛下的心当真是有温度吗?若不是你,我和他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?天人永隔?一切都是因你而起,你本就不应该出现在我们两个人之间!”怨毒话语似针一般落在心上,微小却疼的让人忍不住蜷起身子,全身上下的细胞都似乎在叫嚷着让自己逃离这里,但是她说的又有什么错呢?本就是自己招惹上了这段情罢了,支起身,“明天我会再来,不管你是真的有办法,还是真的没有办法,我的坚持是不会变的。”

“!”睡梦中惊坐起,挥手让听见动静进来的奴婢下去,额头上的冷汗止不住的向下流,梦见了,这一年以来他从不曾出现在我的梦里,像是已经不再执着于这段感情的结果,徒留自己一人不舍,一年前的宫宴上,看着那人的笑容,感受着渐渐冷却的温度,那是怎样的一种令人窒息的惊恐?至今不愿回忆。

“你可知我真的爱你?”这句话始终未能说出口,帝王本就无心,可是如今却为一名乐师动心,这本就是大忌,可又有谁能去理解呢?犹记那人不止一次问:你的心什么时候能打开来,让我进去看看?明明是调笑的语气,却依旧能让人看见他那双绝美的眼睛中,泛出的苦涩,而自己只能将人拥入怀里,沉默不语。在自己看来也许那是一种保护,却不知道那才是真正让两人之间发生间隙的原因。

若当初未能相识,自己未能登上王位,依旧做那自由散漫的王爷那有多好?但是恐是这辈子都不能与他有任何交集了……“呵。”心中忽然一痛,夜晚漫长,却再也无法入睡。

“陛下!王后她跑了!留下一封书信,说让您前往莲花湖去看看。”听见这话,心中涌起的期待与狂喜只能让自己哑口无言,丢下手中还未批改完的文案,向莲花湖方向跑去,若真的是你,那我一定要将未尽之言,悉数说给你听……


评论(5)

热度(138)